火烈鸟崴了脚

意识

我应当感谢,

因为我宇宙中的黑暗是你们馈赠的,

但如果我死了,

我是为我宇宙中的星星们而死的。


歌唱家,太空,堵塞的网线


天空看起来是无辜的金黄色

裸体躺在床上时

感觉到了来自过去的那些

不相信是作为自己所经历的

而无论哲学家们是怎么去想的

人们的星球也不过是浮于表面的灰


人们应当戴上项圈

因为大家的灵魂和身体是分开的

需要自己手制的工具束缚住


重复,堆积,反复

倒带不是循环


关于松野六子从高中到现在的变化!!



关于松野六子改变的幻想

(临时加了些

(纯属个人观点

(说这些因为看不到剧场版只能脑补

(增加了更多更傻的p话

首先是轴藏那集说过,高中时让空松往剧本里夹鸟屎的似乎是椴松,也就是说这么可爱的小天使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变黑了吗?!!但却是为了让哥哥演主角而这么建议的,感觉还算是个天使()

(也说明了空松当年真的是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的软糯性格啊)

然后是长男几乎没有变化呢,果然是因为作为长男所以过早定型了自己吧,塑造的自我形象一直都是一个看起来很人渣的好哥哥。从小时候和东乡相遇的时候就已经比另外五人成长太多了。轻松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过高的自我意识而努力改变了很多吧或者说是因为自己努力了很多,才有了这样高的自我意识。

还有空松即使参加了话剧社也不一定就会因为演主角就变成这样啊,而且一松很看不惯空松是因为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所以会不会是因为空松当年很崇拜一松所以把自己变得很像一松、想要和当年的一松一样温柔?或者说现在空松这个样子纯粹是为了让一松接受真实的自己?!但因为演话剧职业病导致表演过度()

还有十四是怎么变成二傻子天然黑的(我不是黑粉,这是爱称)我也有脑补,当时有一集是六子选觉得自己可以担任的职业,问题儿童组都选了可以当喜剧演员,一松是因为本来就是个可以好好社交的joker,空松是因为喜欢当演员,十四说不定只是想试着演演不一样的角色,或者被什么感动了想要作为可以让别人笑出来的厉害而温柔的人。但也不排除是打架把脑子打傻了。

还有关于一松为什么当年很擅长社交后来却变得看起来很讨厌社交很不幽默却在嫌味搞笑课堂那一集展现出了合格的搞笑,之前有一集一松被超级猫说出过心声“根本不需要朋友,因为有你们就够了啊”,一松也许本来就没有讨厌过兄弟们,只是在和别人交往的过程中过于真诚被伤害到了,所以对兄弟们显得很冷漠是因为害怕太过认真又被伤害,但还是会做夸张或引起他人注意的表现,毕竟还是很希望被关注的呢。未必是遭受了校园暴力,因为高中时的他明明就是一个善于社交常常微笑,而且也没有什么地方会被挑出刺的人。米奇玄师()当年也是因为突然意识到现实中自己无依无靠而突然陷入抑郁的。

啊我怎么又p话了这么多。

微博来关注我啊:火烈鸟崴了脚


这个孩子面对着白色的纸和枪

老师一边挑掉袍上的虱子一边扔到孩子的书包里,漫不经心地说着:

“好孩子总有让那张纸变漂亮的办法”


明明全世界都是这样的故事。


我不想当梵高。


如果能将疲惫均匀分配给孩子们

大家的微笑也是可以共享的吧


那个孩子的笑是橘红色

那个孩子的笑是玫红色

那个孩子的笑是黑红色

为什么是红色呢?

笑的最鲜艳的孩子就最快乐吗?


向着两极的强奸者跑去

因为主动迎上或拒绝都会被侵犯

但是,但是,可不能犹豫哦

一不小心把自己撕成两半的话

就直接变成了怪物呢


“是欲望和妥协吗”

请不要这样打断。


是个灵感(勿盗,嘛估计也没人会盗,,)

[cp]前传(后传可看前一个帖)
(女体松向
(敷衍向
(前一个忘记改名了我有罪>O<

“又来进攻?把那个残次品嫁给他吧”
随着这句话,只长了一只翅膀并且只有一只眼的公主被画师叫醒画了一副拥有完美容貌的画。

公主被出宫前碰见了被抛弃的盲女空子
她将要被送去教堂当修女
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他们成了朋友
她把空子带到了皇宫里
碰见了前来带走公主的邻国性情暴烈的国王。

“这种烂东西还算是贡品?”
继而随着国王的这句话,公主的一只翅膀被砍了下来,空子的右眼被强制挖下给了公主。并且被扔到了野外。被传教士捡到。

公主嫁过去不到半年
就被国王暴揍到奄奄一息
并关进了地牢
在牢里被路过的吸血鬼变成了永生者

公主叫做松子

(女体松向
(有一点虐
吸血鬼/恶魔:小松
修女:空松

吸血鬼
只要喝了修女的血就可以拥有法力
但如果喝凡人的就要杀死一百个人

被(pò)契约者修女和契约者无法力吸血鬼☆
“你站住!”
“哎?”
“我要和你签订契约!”
“哎哎?!”
“我要守护你!”
“哎哎哎哎?!”


“哎——契约者大人!你是个天使吗?”
“是——啊☆”
“那可以治好我的眼睛吗!?”
“可以……吧,可我暂时没有法力啊”
“那怎么获得法力?”
“杀……砂糖可以让我拥有法力☆”
“我这就去买☆

空松:契约者大人有个事我要悄悄和你说!把耳朵凑过来?
小松:什么……哎哎哎哎啊?!你你你……亲,啊亲我了哎?!(语无伦次)
空松:///我要说的就是我喜欢你吖☆
小松:你根本看不见我好不好///
空松:可是契约者大人很温柔!!!
小松:快别说啦///

小松:最近村里的羊毛掉的好多啊☆我就用那些毛给你织了件毛衣☆
空松:契约者大人你是不是又去偷羊了!!
小松:啊……嗯……嘿嘿。可我没钱啦……
空松:不用这样啊!!
小松:好吧我下次不会……
空松:抱着我就不会有什么暖不暖和的问题了来着……
小松:!!?

“这就是那个杀了九十九个人的吸血魔头!!杀了她!!”
“契约者大人……他们在说谁啊?”
“没有谁哦☆”
“我就要可以给你治……噗额!!!”

“打倒魔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是啊真是个祸害呢!哈哈哈哈可以安心睡觉了!!”
“这么恶心可怕的东西干嘛要存……等等你看那个修女……”

“听说挖掉一百个人的眼珠就可以救活吸血鬼……契约者大人☆”

高阶修女
即使是盲眼也可以感受到恶魔的邪气

细化草稿中>O<